国际金融学的前沿动态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就国际金融理论的研究方法而言,一战前的古典学派使用的是稳定的、动态的自动调节模型;两次世界大战及20世纪50年代期问。国际金融理论的研究方法主要采用的是在凯恩斯宏观经济理论指导下的静态均衡分析方法,如弹性论、乘数论及政策搭配理论;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经济学家用动态的稳定均衡分析方法提出了一些理论模型:如固定汇率制度下的Mundell-Fleming模型;浮动汇率制度下的Mundell-Fleming-DornbuschModel;HarryJohnson的弹性价格货币模型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资产市场组合模型;20世纪80年代,Obstfeld和Rogoff引入了经常项目跨时均衡分析法。使固际金融理论从传统的自动调节机制和动态的稳定均衡的分析,转向了跨时预算约束和消费效用最大化下横截条件分析。在此基础上,0bstfeld和Rogoff建立了一个开放的国际宏观经济模型,使国际金融领域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新的开放的宏观经济分析方法的特点是:

  ⑴建立了一个开放的宏观经济学分析的新的工作母机模型,解决了现有国际金融理论之间缺乏内在联系、跳跃性很大的问题,为固际金融的研究提供了一个系统的现代分析方法;

  ⑵在开放的宏观经济模型中引入了微观基础,使主流的微观和宏观经济理论更多地应用到了国际金融理论研究当中;

  ⑶利用动态的跨时分析方法,从全球的视角而不仅从一固的视角来研究固际金融问题,从而更深层次、更大范围地探讨了国际金融领域的一些古典难题。

  传统的国际金融理论研究的内容包括五个方面:汇率理论、国际收支理论、外国直接投资理论、国际储备理论、国际货币制度,随着各国经济的开放和金融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国际金融领域不断爆发的金融危机及各国在汇率制度选择上的不断变换,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国际金融理论,主要包括货币危机理论和汇率制度理论。

  20世纪70年代以来频繁爆发和愈演愈烈的货币危机,使货币危机理论成了国际金融领域研究的焦点,并先后出现了四代货币危机模型。

  第一代货币危机模型认为国家经济的基本面,特别是财政赤字的货币化,是决定货币危机是否爆发的主要因素;第二代货币危机模型认为即使一固的经济基本面尚好,但在羊群效应和传染效应的作用下仍会出现货币危机;第三代货币危机模型认为一个固家货币的实际贬值或经常账户的逆差和固际资本流动的逆转将引发货币危机,并在分析中引入了“金融过渡”的概念;第四代货币危机模型仅仅是一个雏形,认为如果本国的企业部门外债的水平很高,外币的风险头寸越大,“资产负债表效应”越大,经济出现危机的可能性就越大。第四代危机模型还没有解决在一个动态模型中,企业的外债累积问题,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银行的低效率会影响到危机的程度,因此有待完善。

  总体来看,货币危机模型正在向泛化发展。不限于事后解释某次特定的危机,而是希望能一般性地解释下一轮危机。

  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发展中国家不断爆发的金融危机和迅速改变的汇率制度危机使人们开始从汇率的可持续性、从危机预防的角度分析在固际资本高速流动务件下发展中国家的汇率制度安排问题。有影响的理论有:“原罪论”、“害怕浮动论”、“中间制度消失论”和“退出战略”。“原罪论”认为由于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市场有较大的脆弱性,出现该国的货币不能用于国际借贷。或本国的金融部门不愿意发放长期贷款的情况。这使企业在融资时存在两难,如果从外国借贷,存在货币不匹配问题。如果从国内借贷,存在“借短用长”的期限不匹配问题,这就是“原罪”,在”原罪”条件下,政府无法利用利率和汇率的浮动来保卫货币,在投机冲击时,只好等待金融崩溃,因此,无论是浮动汇率制还是固定汇率制都会存在问题,在有些国家,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美元化;“害怕浮动论”认为一些实行弹性汇率制的国家。由于害怕升值影响国际竞争力,贬值影响进口。所以将其汇率维持在对某一货币(通常为美元)的一个狭小幅度内。这反映了这些国家对大幅度的汇率波动存在一种长期的害怕。解决这一问题最好的办法也是采取美元化;“中间制度消失论”认为惟一可持久的汇率制度是自由浮动或是具有非常强硬承诺机制的固定汇率制在这两种制度之间的中间制度都正在消失或应当消失这一理论对各固的汇率制度选择是一个挑战;“退出战略”研究一个固家应如何退出盯住汇率制度,选择更合理的制度,应如何退出。已取得三个共识:一个高通胀的固家在实行盯住汇率之后不久就应改为采用弹性汇率制;退出的时机应选择外汇市场比较平静的时期,或者是有大量资本流入的时期;如果已经出现了危机,属于被动退出,就需要行动迅速。并采取配套措施,防止本币过度贬值。以上结论是一种对过去经验的总结,是对未来选择汇率退出机制的固家的一种战略建议。

  从汇率理论的发展来看,有关汇率决定的理论没有突破,而有关汇率制度选择却出现了一些新的探索。